工业互联网平台使命:推动制造业智能化
来源:上海证券报    点击:   发布时间:2018-05-16 10:03

未来3年,我国将建成10个左右能支撑企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生产的企业级平台,培育30万个面向特定行业、特定场景工业APP,相应地有30万家企业能应用工业互联网平台开展研发设计、制造、运营管理等业务,由此初步形成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体系。为此,需不断探索商业模式的创新,通过资源出租、服务提供、产融合作等手段,最大限度拓展其盈利空间,在实现长期可持续运营的基础上,绵延释放与扩展平台的牵引、聚集与协作等服务势能。


工业互联网已成为新的“风口”。


在新近推出的《广东省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实施方案》中,广东计划到2020年培育形成20家具备较强实力、国内领先的工业互联网平台,200家技术和模式领先的工业互联网服务商,并带动20万家企业“上云上平台”。若不出意外,将会有更多的省份积极跟进。毕竟,推动“发展工业互联网”这一重要国家战略的落地,离不开地方政府的探索与先行。


在由网络、平台、安全三大功能系统构成的工业互联网中,平台处于核心位置。据咨询机构IoT Analytics的统计,目前全球工业互联网平台数量超过150个,通过平台接入的机器设备数量达26亿件,到2021年将超过100亿件,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5%,预计届时工业互联网有望产生高达32.3万亿美元的经济产值,对世界经济的贡献占比升到46%,成为最重要的全球性产业。


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的重要成果,工业互联网平台从不同角度可区分为不同类型。按构建主体分,可分为国家级、区域级和企业级工业互联网平台,三种平台结构中以企业平台为主体;按开放程度分,可分为内部服务平台和外向服务平台,前者一般由企业创建且服务与响应范围也仅限企业内部,后者往往为第三方构建,可面向市场输出资源与方案;按功能划分,可分为混合型平台与专业型平台,前者如智能制造平台,后者如大数据平台等。此外,工业互联网平台也有规模大小之别,从而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其服务的半径与功能的延展。同时,所有的工业互联网核心平台也离不开试验验证、安全测试等应用型平台的支持。


面向制造业并重塑当前制造业数字化基础,进而牵引制造业朝着智能化的方向跃进,是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使命所在。通过工业互联网平台组织生产经营活动,制造企业能够快速完成对资源的整合,并及时响应市场,实现个性需求与产品设计、生产制造精准对接的规模化定制;而在实现工艺与流程优化的同时,依托工业互联网平台开展数据集成应用,制造企业还可以形成基于数据分析与反馈的设备维护与事故风险预警能力,实现企业生产与运营管理的智能决策和深度优化。借助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供给,制造企业也能有效获取外部资源与方案,成功降低研发设计以及要素开采成本,在充分利用外部赋能的基础上,放大生产过程的网络协同与泛在制造效应。特别是对中小企业而言,由于搭建内部互联网平台的匹配能力有限,若能利用第三方平台,就更能在降低成本和提升智能化响应能力方面“弯道超车”,获取事半功倍的市场效果。


由于我国不少工业制造设备老化陈旧,每个信息设备如同孤岛相互隔离,自身的数据采集非常不易,急需像工业互联网平台这样的新型载体来承担连接功能。但同时需要面对的是,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起步较晚,不仅工业控制系统、高端工业软件等产业基础薄弱,平台数据采集、开发工具、应用服务等核心技术缺失,而且缺乏第三方开发群体,工业APP数量与工业用户数量的双向迭代和良性发展不够充分,且缺乏龙头企业,未能形成资源汇聚效应。虽然目前出现了像海尔、三一等典型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但普遍特征是开放性不够,共享关联作用不强,综合辐射能力非常有限,有些平台也仅停留在销售端,面向制造企业生产端、产品端以及管理端的服务平台并不多,功能延展性还有待提升。


值得庆幸的是,我国拥有全球最大的工业体系,拥有全球体量最大的互联网产业,以及最全的信息通信业态。同时,顶层设计上有“互联网+”和“中国制造2025”两大国家级战略做支撑,而且在工业互联网体系方面形成了较为完整的自身框架与标准,也产生了汇聚政产学研的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短短两年内聚集了500多家企业和科研机构。更可喜的是,仅去年工业互联网平台相关融资事件就超过170起,融资额约200亿元。鉴于此,从今年开始的未来3年,我国将建成10个左右能支撑企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生产的企业级平台,培育出30万个面向特定行业、特定场景的工业APP,相应地有30万家企业能应用工业互联网平台开展研发设计、生产制造、运营管理等业务,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体系由此也初步形成。以此为基础,到2025年,我国将形成3至5个达到国际水准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且再用10年建成国际领先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届时撑托起的工业互联网市场规模将超过11.3万亿元。


瞄准既定目标,需要国家以大力度与长周期的持续财力投入支持在数据集成、平台管理、开发工具、微服务框架、建模分析等关键技术的瓶颈突破,以形成有效支撑工业互联网平台发展的技术体系和产业体系。为了改变多部门碎片化的支持方式,还应从国家层面选择行业支持的重点,每个点位集中力量支持构建一至两个现象级企业平台,鼓励有条件的地方像广东那样通过设立工业互联网专项资金、建立风险补偿基金等方式聚力构造区域性的规模化工业互联网平台。此外,作为一种基本的政策诉求,在平台发展方向上,通过企业主导、市场选择、动态调整的方式,形成跨行业、跨领域平台,最大限度地释放出平台互联互通以及资源汇聚共享与要素共融共用等功能。


必须强调的是,任何平台只有彰显强大的聚合与辐射能力才有存在的商业价值。为此,一方面要注重构建平台应用生态,支持平台企业面向不同行业和场景提供应用服务,同时通过开放平台功能与数据、提供开发环境与工具等方式,广泛汇聚第三方应用开发者,形成集体开发、合作创新的研发机制与良性互动模式。另一方面,也需借助财政税收手段牵引更多中小企业积极进入与充分利用工业互联网平台,实现业务系统向云端迁移,鼓励中小企业开放专业知识、设计创意、制造能力,依托工业互联网平台开展供需对接、集成供应链、产业电商、众包众筹等创新型应用,提升社会制造资源配置效率。此外,还应不断探索商业模式的创新,通过资源出租、服务提供、产融合作等手段,最大限度拓展工业互联网平台的盈利空间,在实现其长期可持续运营的基础上,绵延释放与扩展平台的牵引、聚集与协作等服务势能。